关佩琳父亲的葬礼上,老公却跟小三在房间热火朝天-黄脸婆

关佩琳父亲的葬礼上,老公却跟小三在房间热火朝天-黄脸婆

关佩琳

>>>>>重生十年
2013年,丰口市郊区一破旧废弃的工厂内。
 “苍鹰一号,是否就绪,回答!”
 “两名劫匪,一号位置窗口,头部完全暴漏,二号劫匪在门西侧。完毕。”
 “窗口位置能否有效命中?回答”
 “命中概率95,完毕。”
 两秒钟后……
 “孤狼一号准备强攻,苍鹰一号,击毙窗口。行动。”
 85一声闷响过后,窗口的劫匪眉心爆裂,红白相间的东西溅射出来。
 “目标终结。完毕”
 枪声传来,门侧的劫匪忽然跳了起来,将床上的人质抓到身前,在墙角位置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枪口抵住人质的头,不时的对着冲进来的孤狼指来指去。
 “报告,二好劫匪命中概率85,有可能伤及人质。”
 狙击手一枪击毙对手需要完美的击中对手的中枢神经,而中枢神经只有六厘米见方大小,狙击手要么击中眉心,要么击中太阳穴,否则,在劫匪中弹的同时,手指的痉挛会很大可能扣动扳机伤及到人质或者正在门口不断劝解的孤狼。
 “确保人质安全,无论如何不能向对手妥协。一定百分百确保人质安全!”
 苍鹰一号的手轻轻的一抖,但是很快的平复下来,很有深意的看了看正在门口的队友,闭目两秒后,下定决心的抿了抿嘴唇,再次镇定的瞄准正在嘶吼的劫匪。
 “出击!”
 85再次一声闷响,成功击中匪徒的侧脸颊,而劫匪的枪支在指向孤狼的同时,也是一声枪响。
 翻身闪避的孤狼胸膛中弹,顶着疼痛上前三步将瘫软的劫匪奋力甩出,摔在窗口的墙壁上后,拉扯人质推出门外,无力的瘫软在地。
 “二号目标终结,孤狼中弹!完毕!”冷静的报告后,苍鹰缓缓的闭上眼睛,虽然开枪前已经揣测到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在那种情形之下,保障人质的安全,就是赌博队友的命。
 但是,他是一个士兵,特战队员。他要忠于自己的祖国,要执行上级的每一个命令。
 意识一点一点的模糊,感受着胸膛内冰凉的手术刀,江山静静的躺着,没有一丝的眷恋。接近十个年头,近七年的军旅生涯,一次次的执行着危险的任务,与罪恶斗争的同时,一次次的与死亡擦肩的同时,江山那愧疚,不安,才得以片刻的安宁。
 才二十多岁,唯一的遗憾,还没有娶妻,没有为父母尽孝。但是,他不后悔……
 奋力的把眼睛睁开的江山再次的扫视一下这个世界,却看到操刀的医生摇头叹息,摘掉口罩的一幕,头脑中一片空明,周围越来越白……
 “江山,你没事吧?”一声惊呼,脑子一片空白的江山被这一声惊叫喊的一片茫然,诧异的睁开眼睛。
 我没死?不是在执行任务时中弹了么?自己还清晰的记忆着前一刻医生那摇头叹息的神色。
 这是在哪里?
 “喂,你怎么了?江山,你别吓人!”发呆中江山看到眼前的事先被一只张开的手遮挡住,不断的摇晃着。
 “唔……没事,你等下!”江山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多年的特战大队训练使得江山很快的沉静下来,分析着自己的情况。
 扫视周围,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这不是自己高中时候的教室么?浅蓝色的桌布一排排的看起来那么的清新整洁,身后那墨绿色的黑板,周围那雪白的墙壁,还有身旁正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死党,邓杰。
 “杰子。现在是多少年多少号?”江山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的雷住了。
 “不是吧?你别吓我!”邓杰哭丧着脸伸手为江山揉着头,回身对着正握着笤帚傻看着自己的同学,苦着脸问道:“怎么办,真的撞蒙了!时间都记不起来了!”
 “没事,没事!他还能想起你的名字,应该没大事!或许是因为刚才的话题太亢奋吧!”其他的同学也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轮番上前摸了摸江山的额头。
 “哎呀!先回答我!现在的时间!”
 “钟在那里!”邓杰回身指了指教室后面挂的电子钟。上面的时间清晰的显示着2003年
 四月十三日,16:40分。
 “算了,你歇歇,刚才那一下撞的可不轻,我感觉整个教室都晃了几晃!还是我去打水吧!”戴着眼镜的刘正业看江山盯着电子钟傻傻发呆,上前说道。
 十年前,就是今天。让自己悔恨十年,夜夜梦中回忆的场景,让自己良心愧疚了十年的今天,自己回来了!
>>>>>浴室解救
江山很快的缕清了头绪,自己中弹牺牲后,醒来回到了十年前。或许是苍天要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弥补,一定是的!
 “我去,没事!”江山淡淡的一笑,心情好到了极点,抓起一侧歪倒的水桶,推门走出了教室。
 “这家伙,听说女生宿舍有人在洗澡,兴奋的撞到了门框,撞迷糊了,竟然还争抢着干活!”
 邓杰见自己好友回复常态,没什么大碍,心情顿时放松,开起了江山的玩笑。
 “是啊。人家好心提醒他,让他过去打水时别走错房间,谁知道他竟然亢奋到用头撞门的程度!”班级内一个胖胖的小眼睛女生笑咪、咪的说着,眼睛一眯,只剩下一道弯弯的月牙。
 拎着水桶走出教学楼,江山冷静的回忆着十年前的场景。
 和现在一样,那天也是教学楼停水,由于男生宿舍要绕两栋楼,放学后值日的江山去距离教学楼不远的女生宿舍打水。而装满水拎着准备回去的江山,就听到一女生的尖叫,“抓色狼啊!有人偷看女生洗澡!”
 浴室中间的过道小窗户前趴着一个男人,正兴致勃勃的趴着浴室顶层的透气孔观望着。听到呼救后的那男人惊慌中,自怀中掏出亮铮铮的匕首,四下没路,从窗户上跳下冲了过来。
 自楼下冲上来的学生将男人逃离的路线堵死。冲到门前的江山一愣,对方手中的匕首给江山的震慑很大。眼看着慌不择路的男人扭开了隔壁女浴室的门冲了进去,
 由于二楼浴室都是女生,不断有放学的学生进来擦身子,门没有上锁,而手持匕首的男人冲进去后在里面将门反锁住了。一旁慌乱的女生带着哭声回身问着江山:“你怎么不上去制止他啊!”江山哑然无语。
 刚刚赶到门前的江山如果果断的冲上去,完全可以在对方没有上锁的时候冲到偷窥男的身前,与之搏斗,不过江山畏缩了……
 接下来学校的老师,校长赶到时候,隔着门劝说,谈判没有结果时,警察来了。
 偷窥男一再的威胁着外面的众人,谁进去就杀掉里面的女生。
 僵持了近十分钟后,等到警察强行踹开浴室门冲进去制服那偷窥的男人时,浴室内正在洗澡的四名女同学都正被这个禽、兽糟、蹋完。
 事发后,四名女同学都退学了,而江山也因为当时的畏缩,没有上前制止而遭受到了同学们的唾弃,白眼。事后听同学议论,四名女生也都退学离开了这座城市,再没人见到……
 后悔不迭的江山日夜遭受良心的谴责,朋友们也都不再理会自己,懦夫,胆小鬼等等诸多称号落在了江山的头上。浑然度日的江山原本成绩就不好,混了两年毕业后只考进了一家自费三本大学。
 在大学内因为这次事件的影响,沉默寡言,整日无所事事,没心思读书的江山在得知大学生入伍的消息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的进入了部队,成为了一名士兵。
 在部队中因为各方面素质都很过关,江山在层层筛选后,顺利的进入了特战大队,成为了一名终日与罪恶斗争的特战队员。
 因为心理上的变化,在部队的这些年,每次执行任务时,江山与犯罪分子斗争时都是不予余力的冲在最前面。狠辣霸道的手段,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江山被战友起了个生动的外号:安静的孤狼。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江山才露出尖利的狼牙,将对手摧残的体无完肤。虽然立功无数,却因为手段暴戾而受处分无数。
 现在,一切都重新的回来了。再一次新的选择无数个可以自由选择的路口摆在了江山的面前……
 唯一不同的是,只有一条路是江山走过的,而其他的路口,路的尽头通往何方,却无从得知。而江山现在的选择,就是不再让悲剧上演,圆了自己无数次梦中的遗憾!
 拎着水桶走进女生宿舍楼。一楼的水房就是女生的卫生间,江山自然没办法进去,上到二楼后,江山眼睛扫了扫窗口位置,并没有发现异常。
 疑惑中的江山敲了敲水房的木门,里面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
 “我是高二八班的,可以进来打点水么?”江山轻声问着。语言语气上江山刻意的回忆着前世时的情形。
 “唔……教学楼一定又停水了!”水房内一女生嘀咕着。
 “进来吧。”
 得到应允的江山推门走了进去,几个女生正在水龙头下搓洗着毛巾,头上还湿漉漉的,想必是刚刚从隔壁的浴室擦过身子过来的。一身清新靓丽的蓝色学生校服,甚为清新。
 低着头没人理会江山,而江山将水桶装满水,有些吃力的拎了起来。这具十年前的身体与自己入伍后相比,简直差距太大了,柔弱的可怜……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
 一切的一切都与十年前的景象完全一样,“啊!”一声尖叫在江山身后响起。
 “抓色狼啊!有人偷看女生洗澡!”一声尖叫后,江山果断的转身冲了出去,冲出水房后一偏头,江山再次看到了那个罪恶的身影,唯一的不同,江山的脸上不再是惊慌,而是一丝狠厉,一丝决然。江山丝毫没有停下,自走廊的瓷砖上借助助跑的惯性麻利的滑行转身,飞一样的就要冲上去。
 然而由于水房外瓷砖上都是水渍,穿着运动鞋的江山猛的滑倒。眼看着那男人已经扭开了浴室的门,江山侧身就势摔倒后一个翻滚,四肢着地的两个蹿跃,在那男人没有来得及关门时蹿到了门前。
 弓着身子的江山跃起一脚猛踹在门板上。“咚”的一声,门被江山踹的大开,而门后的那男人被撞的后退数步摔倒在地。
 无数次解救人质任务,江山麻利的冲了进去,一个虎跃将正欲爬起的男人扑倒在地。一拳将刺向自己的匕首的那只胳膊打偏后,握住那只手腕猛的在地面上一磕,当啷一声脆响,那男人的匕首脱手而出。
 说起来麻烦,这一切发生的电光火石一般,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完成。待江山将身下男人的匕首打落后,正擦着身子的几个女生才反应过来,连声尖叫……
 江山双膝狠狠的压着身下男人的两只胳膊,单手掐住对方脖子,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对着这男人的脸有节奏的揍了下去。尖叫声江山充耳未闻,将压抑在心头十年的怨气一古脑的都发泄了出来。
 片刻过后,身下那男人的门牙被江山打落三颗,鼻梁塌陷,而脸上更是青紫的如同猪头,嘴里却含糊不轻的连声求饶。
 “那个,同学,别打了,再打要死人的!”江山的怨气发泄的差不多,赤红的双眼稍有回复,脸色依然苍白的厉害,听到一声甜甜的女声,声音有些怯弱。
 “呼!|”长长的舒了口气,江山恢复了平静。因为多年的积压,多年都未曾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了。
 江山抬起头刚张开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身前墙角处四位的女生挤在了一起,细嫩肌肤就那么呈现在江山的眼前,使得十年记忆都是在部队未曾见过几个女人的江山呼吸一下子哽住了,呆呆的看着……
 四名女生中,最靠墙壁一侧的女生一脸怯弱的看着自己,乌黑柔顺的长发如一道黑瀑一般散落在肩头,遮挡住大半的胸前风光。滴滴水珠自长发上滚落胸前,自身前的沟壑划过,滑落在平坦的小腹……
 白嫩晶莹的肌肤,性感浑圆的肩头,纤细的脖颈……怔怔的江山呼吸不由的看的呆了。、
 心脏剧烈的跳动,咚咚声不绝,像是要从喉腔中冲出一般,江山口干舌燥,连忙低下头,偷偷的咽了口水,江山慌乱的起身将身下瘫软的偷窥男掐起,逃一般的退出了浴室。
 退出浴室的江山脸似火烧一般,饶是身经百战,却从未见识过如此场面啊,江山将偷窥男的双手背缚在身后,不顾他的痛呼,四下扫了一眼,抓起一旁盆子里的衣物,麻利的缠绑了起来。
>>>>>吸烟有害健康
浴室门口处集合了一群赶来的女生,七嘴八舌的指着偷窥男骂了起来。、
 “臭不要脸的。还往浴室里跑!揍死他!”
 “真恶心!你妈洗澡时你是不是也要偷看几眼啊!”
 江山一阵恶寒,拽着偷窥男向着楼梯方向就走了过去。偷窥男背着双手被拉扯,踉跄着侧身被拉过去。
 “蹲下!别乱动!”江山手上用力一拉,将偷窥男拽到楼梯拐角处后,见偷窥男昂着下巴
 眯着眼看着自己,一副硬汉模样,江山眉头一紧,当当两脚踢在偷窥男的膝盖处,偷窥男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痛呼连连。、
 “就这熊样还充当硬骨头?”江山冷冷的嘲斥道。
 “哇,好帅好有型!”
 “太有个性了,谁知道他是哪班的?”
 站在二楼楼梯上看热闹的女生们见到江山那麻利的动作后,都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着。
 浴室中赤裸的四名女生尖叫过后,两个女生捂着嘴小声的啜泣着,走出了浴室,走在最前面的女生就是被江山盯看了半天的美女,乌黑长发松散的扎在脑后杏脸桃腮长的甚是俏丽。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看到江山正望着自己眸子闪过一丝惊慌。
 似嗔还怪的撇了江山一眼。脖子慢慢浮出一片红云。这男生刚才盯着自己的眼神好似要把自己吞下去的样子,四个人都没穿,可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单单的盯住自己,有些羞臊她粉白似玉的脸颊上漂着两片晕红。
 站在楼梯上正犹豫的看着江山,低垂着头不知如何是好。一身黄白色的小衬衫,白色的运动裤很是清新。胸前的双峰呼之欲出,浴室内的情形被江山闪电般的狠狠回放了一下。
 
 “没事了,浴室里别让人进去了!地上的匕首都别动,等警方来了取证时辨别指纹!”江山抬头,强自镇定的嘱咐道。
 “嗯,谢谢你!”那女生声音很小,说完后,见江山没什么反应的模样,转身去安慰同伴去了。
 造孽啊,人家四个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就这么让自己瞧了个仔细。而让江山心底欣喜的时,四人中竟然还有两个一顶一的大美女。
 不过让江山不解的是,正一脸委屈,低头啜泣的却是两个相貌平平,身材平平的那两位,反观那长发美女,害羞的低头小声安慰着,而另一侧的的女生大咧咧的向江山点了下头,随即眼神锐利的看着正好似待宰的年猪一般,侧躺在地上的偷窥男,那眼神让江山不由得一颤。
 学校的老师们听到消息后风一样的赶来,见歹徒已经被江山制服,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这位同学,你是哪班的?”很是欣慰没有出现大祸的校长笑起来很和蔼,站在江山面前连连点头问道。
 “报告……”习惯性的江山双手并在裤线,刚要报出队伍代号的江山连忙刹住,吞了口口水后,慢声说道:“高二八班,江山。”
 多年部队中养成的习惯,由于刚刚重生回来,还没有完全的从前生的角色中脱离出来,江山的举动惹的楼梯上看热闹的女同学咯咯直笑。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回去复习看书去!”教务处的主任走出来厉声喝道。
 学生怕老师,恒古未变。尤其是专管纪律风纪方面的教务处老师,这些看热闹的女生都乖溜溜的回去了宿舍。
 而四个当事人都站在楼梯上看着,没有离开。见老师来了,两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哭的更是惨痛,压声不住的呜呜,听的江山都生出一丝悲戚。
 “好了,几位同学,事情已经过去了,学校方面以后一定会严加防范,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多亏了这次教学楼停水了。江山同学恰巧碰到这桩子事。我们应该好好的感谢他。感谢他能挺身而出,化解了几位的危险。”校长说起话来依然演讲一般,江山心里暗自嘀咕着。
 奖励已经得到了。而且看的很清楚……江山心里坏坏的想着,抬眼看去,那长发美女却也嗔怪的模样偷看着自己。
 不谋而合,看样子她心里想的和自己一般无二。江山窘的连忙低下头,连声说道:“校长过奖了,应该的,应该的!”
 一旁的林熙听的哭笑不得。这臭家伙刚才一定是想到了浴室的一幕,这会竟然还说应该的……真气人!
 不多时,警车疾驰而来,当警察赶到,见到被扭绑在一旁不象人样的偷窥男时,表现的非常淡然。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将当事人和江山带回派出所详细了解情况。
 然而拽起趴在地上装死的偷窥男时,众人都一脸的惊诧模样看着江山。
 不明所以的江山被众人看的一头雾水,待那警察将捆绑偷窥男手腕的乳白色布条拆开换上手铐,扔在一边后,江山才发现,那是一条文胸……
 “呵呵……”原本正啜泣的两人见江山那恨不得用头撞墙的痛苦神情,都呵呵的笑出声来。
 “这位同学,能空手制服持刀的犯罪分子,身手不错啊!”在车上,坐在副驾驶的警察笑呵呵的回身对着江山说道。
 “不算什么!”江山淡然的回应着。
 “呦嘿,口气倒是一点都不谦虚呢。”那警察挑眉笑了笑,自怀里掏出烟来,给同事们散了一圈,看了看江山后,笑问道:“会抽不?”
 “行!”江山淡淡的说着,接了过来。
 “警察叔叔,你怎么能教我们同学吸烟呢?您还是警察么。”
 “哈哈……”车里的警察都哈哈笑着看着林熙。
 “上纲上线了啊!得,同学,你还是把烟还给我算了。”说着,探手就要从江山嘴里把烟卷拽走。
 江山用手一架,反扣住那警察的手腕,皱眉说道:“都送出来了还往回要?有这么办事的么?”
 那警察一愣,看着被江山扣住的手腕探手给江山点着。
 靠着车窗,江山望向窗外也不说话。
 “江山,你还是学生。怎么就学抽烟呢?”林熙见自己的话没起作用,自后座探身,红着脸侧头看着江山,细眉轻皱,轻声问道。
 “唔……我很早就会吸烟了!”江山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敷衍着说道。
 “吸烟对身体不好,尤其你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更不应该抽烟的。”林熙轻声的说完,或许感觉自己多事了,一耸肩,坐正了身子。
 一向冷淡,不多言的江山捏着烟,半晌没有反映。车内一片安静,几名女生挤在后座轻声的嘀咕着,无非就是事后的后怕和感慨……
 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众人都没发现,江山手中的香烟早已经熄灭掉了,而剩下的半支香烟,已经被江山用手搓成了一颗圆滑无比的子弹模样……
>>>>>懂事了
做过笔录,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次婉拒了派出所内警察们送几人回校的好意后,江山与四名女生一同的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路边的路灯都亮了起来,江山自顾的走在前面。
 “江山。你慢点走。”身后的女生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林熙率先开口喊住了江山。
 “走那么快,后面有狗追你啊!”林熙狠狠的翻了站在路边的江山,走了上去。四条小母狗而已。江山心里偷偷的想着。
 腼腆的笑了笑,也不开口,跟着四人并排走着。
 “哥们,今天真的谢谢你!感谢的话不多说了,一会回学校换身衣服,姐们我做东,请你吃饭,也为咱们压压惊!”语出惊人,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另一名女生大咧咧的一拍江山的肩膀,昂起下巴很豪迈的说道。
 “认识一下,高三六班,我叫赵洁。她是我们高三的美女一枝花,连续三年被评为校花的四中大美女,林熙!”赵洁嘻嘻笑着,搂过身侧的林熙介绍道。
 “久闻大名。”江山连忙点头欠身。
 “你能不能自然些啊。我看你怎么这么不得劲呢?好像那些木纳的当兵的似的。”赵洁皱起琼鼻,撅着嘴嘟囔道。
 江山心头一震,心中暗暗佩服赵洁。大姐,您真说对了,我真是当兵的。
 “是啊,感觉你好像太过稳重了,沉稳的可怕。完全没有现在年轻人的朝气。”一旁的另一名女生很有同感的随声附和道。
 原本不算长的路江山走的很是艰难,一路上四人越说越来劲,快赶上批判大会那么热闹了。
 姐姐,小弟不就是偶然无心之过的看了几眼几位的裸姿么,事情还不是因为解救你们么。江山心里苦苦的想着,面上却是一副虚心接受的模样,连连点头。
 好容易回了学校,江山拒绝了几位学姐的邀请。自己并不是住校生,这个时候没有回家,家里老妈一定又在家里暗骂自己了。
 向几名学姐说明了情况,几女也都理解的点头答应,约定好改天后,江山回身向着家里方向走去。
 江山家距离学校大约20分钟的车程,再次的回到十年前,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亲切。
 前世自从这次事件发生后,自己就一直闷在心里,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浑然度日。
 而此番重回到现在,局面完全改变,自己要把以前失去的,没尝试的,统统的补回来。包括对父母双亲!一定让他们不再操心……江山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道。
 如果再回到从前所有一切重演我是否会明白生活重点不怕挫折打击没有空虚埋怨让我看得更远
 一路上走着,看着周围热闹的人群,街边的小摊前嬉笑怒骂的市民们,江山的心情从来没有过的放松。
 自己在部队的这些年,学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江山一直都没有答案,而现在回想一下,只得到了良心上片刻安宁。再学会的就是,怎么杀人……
 这些年,在执行任务时,江山一直都扪心自问,自己杀掉的那些人没有妻儿父母么?他们为什么要死?然而,江山一直没有得到过答案,因为,他是一名士兵,服从上级命令,忠于祖国是他唯一的信念!
 现在好了,一切都放下了,可以重新的活出属于自己的天地,属于自己的精彩!
 
 刚刚踏进家门,江山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冷着脸的老妈。
 “妈!我回来了!”看着家里的摆设,江山眼眶有些湿润。
 “你还知道回家?这都几点了?等着你吃饭,左等不见人,右等不见人,你又跑哪疯去了?书包都没拿回来!你说你哪还有个做学生的样?”正感伤着呢,江山的老妈噼里啪啦一顿数落把江山要说的花全堵进了肚子里。
 “妈,我知道了,以后再不这么晚回来了。您还没吃呢?哎呀,您等我干什么啊,自己先吃着就是了!学校里出了点事,回头吃饭时候给您细讲!”江山凑到了老妈的身旁,嬉笑着说道。
 这一刻,江山完全的卸去了所有的疲惫和压抑,完全的释放出了真实的性情。
 江母一脸奇怪的看了看江山,原本要数落的话又吞了回去,起身去厨房端菜去了。
 “妈,我来,您去歇着吧。害的您这时候没吃上饭。”江山抢上前两步凑了过去,说道。
 “改肠了今天?吃错药了你?”江母皱眉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错啊,是自己生养的儿子啊,没错啊!
 江山苦笑着将饭菜端到桌子上,母子二人吃饭时,江母问道:“儿子,实话跟妈说,是不是在外面又捅娄子了?”
 “哪有哇!您看看您,疑神疑鬼的!以前我不听话,总惹您担心,我及时认识错误,要求进步,您反倒还旁敲侧击的打击我积极性!哪有您这样的啊!”江山扒了口饭,含糊不清的说着。
 江母愕然的看了看江山,长叹了口气说道:“希望你别三天热血。给你爸争口气,省点心。我和你爸不指望你出人头地的多么风光,只要你能安分的把书念完,你爸托个关系给你找个正经的企事业单位。我们也就放心了!”
 江山连忙应着,不时的给老妈夹几筷子菜,江母很是受用,大口的吃着。
 江山的父亲是部队的一名军官。职位正师级,职位大校。整年的在部队里,一年也回来不了几天,而江山的不省心确实让他操心不少。
 “哎呀,糟糕,光顾着和你生气,楼下晒的衣服都没收呢!”吃完饭江母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突然一拍大腿,说道。
 “我去收!您看电视吧!”
 江山换上鞋,下了楼。天黑前家家都收了衣服,倒也不用担心收错了。
 江山家住在一栋陈旧的老军区家属楼内。记忆中江山就在这栋筒子楼里长大的,一直到江山参军两年后,政府才出资拆迁。
 麻利的收完衣服,江山正准备上楼,一回身时候,正看到自大门外,拎着一个袋子,半身倾斜很是费力的身影走了进来。
 
>>>>>邻居萱姐
江山侧着身子,借着灯光看了半晌,才认出是谁。
 “萱姐。您这是上哪了?拎的什么啊?”江山抱着衣服迎了上去。
 “哦,江山啊!这么晚了才收衣服?出去买了袋子米,没成想,竟然这么沉,呼呼。累死我了!”萱姐把手中的米袋放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苦笑着说道:“有两个月没过来住了,今天收拾屋子收拾了一下午。萱姐失业了,以后不用东奔西走了。这不,出去买了米,锅碗瓢盆都是新置的。改天我开火,请你吃饭!”萱姐见江山疑惑,甜甜一笑,解释道。
 记忆中,江山与住在隔壁的这个萱姐没有什么接触,不过就是见面后点头笑笑,就走过了。而邻居们对这个整日白天晚上都不回家的女人也都是风言风语。家庭妇女们背后喜欢搬弄是非,江山也没甚留意。印象中,见过几面的萱姐穿着很是时尚,。弯弯的眼睛,红嫩的嘴唇,丰满的身段,举手投足都荡漾出一股子成熟女人的风云,妩媚,妖娆。
 “您怎么不叫粮油店给您送来啊,这么沉,那么远,你一个女人家的搬回来,能不累么?”江山笑了笑,将手中的衣服塞进了萱姐的怀里,随机单手一甩,将50斤的米袋搭在了肩上。
 “哎呀,真谢谢了!说实话,我也真的拎不上去了!”萱姐苦笑着,抱着衣服走在前面。
 楼梯的灯照的很亮,萱姐一身咖啡色职业OL装,一头乌黑秀发很是干练的盘在脑后,丰腴的大腿被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很是迷人。
 上了楼,在齐萱一再的道谢下,江山将米袋放进了厨房,一路上走的口干舌燥的江山挺直腰板,目不斜视的从齐萱的怀里接过衣服,临走前,用眼睛余光,朝着她那娇媚的脸蛋上狠狠的瞟了一眼。
 齐萱一直那么眉眼尽是笑意的看着江山,见江山抱过衣服要告辞,齐萱笑眯眯的拦住了江山的去路,上下打量着,嘴里说道:“江山,你怎么这么不自然?姐房间里那里不对劲了?”
 “没有,都很好啊!嗯,都很好啊!”江山呃了一声,连忙说道。
 “你帮了忙,进屋后连口水都不喝就着急走,怎么回事呢?”齐萱看着眼前的小男人的窘迫模样,心头好笑,戏弄般的问道。
 “姐,真没有,这不是我妈让我收衣服么?要是收衣服收半小时,回去又得让她数落了!”江山连忙解释道。
 “没事,喝口水用不了半小时!”说着,伸出胳膊搭在江山的肩头,哒哒哒,一边推着江山到沙发上坐下的同时,一边左右摆着头。
 看着齐萱好像小女孩般的动作,江山不由一笑。坐在沙发上看这齐萱去冰箱里拿出了两罐饮料。
 抛给江山一灌,齐萱走到一侧的沙发上坐下,饶有兴致的看着江山,开口问道:“你爸爸还是整年的不回家么?”
 “两个月前回来住了几天!”江山喝着饮料,四下打量起齐萱的房间。
 从来没有进过齐萱的家,江山这一看,不得不叹服,女人布家就是不一样,屋子内经过齐萱的布置,很温馨,很温暖的感觉。
 “嫁给个军人,你妈妈也够辛苦的了!”齐萱笑了起来。这江山小时候就是出了名的淘气,虽然自己在这个家里并没有住上几天,然而这捣蛋调皮的家伙成天惹祸挨揍,自己就碰上好几次。
 而江山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时不时的用眼睛余光扫一扫那条细腻的丰腴美腿,肉色丝袜很美。拖鞋内的一双精致玲珑的,肉呼呼的小脚,勾的江山的心里好似有只小猫在抓挠一样。
 强压着心头的浮躁,江山却不能让萱姐看出来。怎么也不能给自己落下个小色、胚的名声。江山心里一个劲的告诫着自己。
 闲聊了几句,江山起身告辞,齐萱也没再逗他,送江山走到门前,开口说道:“有时间过来玩。以前总不在家,邻居们也都不大熟悉,这回我在这住下,多走动。”
 江山连声应着,刚走到自家门前,就看见老妈虎着一张脸,正嗔怒的看着自己。
 “哎呀,妈,又怎么了?”江山哭笑不得的问道。
 “还说呢!让你收拾衣服,怎么跑到那个小狐狸精家里去了?你才多大?是闻到味儿了寻过去的?”
 “妈,您怎么说话呢?哪有您这样说儿子的!”江山连忙回身看了看隔壁齐萱家的房门,见已经关上了,心里不由一松,忙推着老妈进屋,说道:“妈,哪有背后那么编排人的?以后都是邻居了,抬头不见低头见,让人听到多不好!”
 “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教训起老妈来了!处事为人还用你教我?”江母被儿子说的老脸一红,嘴硬的嘟囔道。
 江山心里一笑,也不点破。
 回到自己的房间,江山打开电脑,仔细的回忆着印象中的一些大的变革。
 上天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自己更要对得起这十年的记忆。然而打开电脑查了半天,江山一拍脑门,很是懊恼。
 由于前生因为浴室事件的影响,自己消极过日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然而去了部队后更是一心的扑在各方面训练上,回想一下,对外界的消息和资讯都没什么关注。
 江山懊恼用头磕着桌子,想发点小财,投机一次,却摸不着一丁点的头绪。
 在网上胡乱的看着新闻,突然,一条新闻资讯引起了江山的注意。
 淘宝网于2003年5月10日成立,由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创办。整合数千家品牌商、生产商,为商家和消费者之间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100(百分号)品质保证的商品,7天无理由退货的售后服务,以及购物积分返现等优质服务……
 一条出现在江山眼前的资讯使得江山眼睛一亮,是了,虽然别的自己不是很清楚,但是日后的几年,淘宝网那与日俱增的人气,网购人群的成倍增长,使得网店的老板们赚的钵满盆盈。
 似乎抓到了什么,江山索性关上了电脑,躺在床上慢慢的回忆着,在脑海中一点点的构思着日后的规划……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qrcode